大朗镇杨涌杨梅岭人蔡映女:小小通信员肩负大使命

■曾担当东江横队通信员的蔡映女 通讯员 叶惠涛 摄
建军节来临之际,近日,记者跟随大朗镇杨涌村委会干部一起到塘厦拜访蔡映女——一名已经为东江横队冒死送信的通信员。蔡映女是大朗镇杨涌杨梅岭人,今年…

  ■曾担当东江横队通信员的蔡映女 通讯员 叶惠涛 摄

建军节来临之际,近日,记者跟随大朗镇杨涌村委会干部一起到塘厦拜访蔡映女——一名已经为东江横队冒死送信的通信员。蔡映女是大朗镇杨涌杨梅岭人,今年83岁。记者看到,岁月虽然在老人脸上留下了纵横沟壑,但她的身体仍非常健朗,思维也非常清晰,看到村干部和记者的到来,老人家喜上眉梢,走进屋里捧出了大大小小的十多个反动勋章。一枚枚金光闪闪的纪念章,正是国家对这位英勇兵士的最高褒奖。

每日步行二十多公里送谍报

抗日战争时,为了摸清日伪军的军事动向,更好地打击敌人,东江横队逐步建立了一整套严密的谍报系统。1944年,横队司令部设立谍报总站,各支队或大队设立谍报站,在敌人占领区设有谍报站或谍报职员,组成严密的谍报网,后来一直沿袭到解放战争。谍报站收集的谍报包括军人数、设防、武器装备、工事设施、战斗力强弱等情形。尤其是敌人有行动时,就要千方百计提早
获取其准确谍报,抢在敌人行动之前。

其间,东江横队在黄江黄牛埔设立了谍报站,1948-1949年,年仅12岁的蔡映女家境贫穷,在表姐的先容下,走上了反动道路,当起了通信员,主要卖力在大朗镇、黄江镇两地每个东江横队站点之间的谍报通报。通信员是在部队、在结构中担负递送文书、谍报等联络事情的职员,需要熟记无关单位的番号、代号、口令、路标、信号和敌我识别标记,熟记无关首长和单位的位置、间隔、路线及沿途情形,是结构的千里眼、顺风耳。通信员一般是由年轻的少年或青年担负,哄骗青少年身体矮小、年纪尚幼等特性便于埋没,因此在当时俗称“小鬼队”。1948年,经由几个月的训练后,12岁的蔡映女加入到“小鬼队”傍边,正式成为一名通信员。

通信员的事情并没有蔡映女设想中的轻松。当时候结构条件有限,蔡映女只能用徒步的形式穿越到各个站点通报文书和谍报。早上,黄映女收到谍报以后
,就按照专业隐蔽的方式,在纸上或者其他载体写好暗号,而后从杨梅岭陌头岗出发,沿途去到沙塘围、沙步围,而后到石厦、仙村,再到黄江墟,最后抵达终点站黄牛埔,一切站点走完已经是日薄西山。蔡映女算了一下,去程十多公里,天天往返等于二十多公里,日复一日。刚开始,腿走得酸软无力,后来习惯了以后
越走越快。

沉稳应答与敌人斗智斗勇

天天,蔡映女首先都要在站点接受危情应答训练,与其他队员一同磨炼党性。蔡映女说,一旦遭抓获时,要沉稳面对,想办法应答他们的搜查和盘问。“我们一旦做通信员,就盘算为反动献身的了。一旦被敌人抓获,认了敌人会将我们枪毙,不认也会将我们枪毙,横竖都是死,但后者却是死得其所,还能够换来为人民献身,为反动牺牲死得荣耀。”蔡映女说。

蔡映女最触目惊心
的一次等于被敌人抓获。当时,蔡映女正在赶往黄江墟,路上碰巧遇到敌人的抓捕。这时候如果掉头走掉的话,反而更引起国民党的怀疑,蔡映女只好强压着紧张的情感继承向前走,边走脑里边快捷思索着等下要编什么话,去哪里,去找谁,去干什么。

敌人叫停蔡映女,问:“你是否是‘小鬼队’的,去找谁呢?”

蔡映女心里明白这时候如果回答不是的话,国民党反而以为你等于,她故作不知地反问:“什么是小鬼队?我不晓得是什么,我只是个小孩……”

敌人拿枪指着蔡映女,继承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去我姑婆家。”

“你姑婆哪里的?”

“梅塘的。”

“你是哪里人?”

“杨梅岭人。”

“你本身一个人去那么远?去干吗
?”一个小女生独自一人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,敌人疑心渐重,高声吓唬蔡映女问道。

“我弟弟病倒了,妈妈让我到姑婆家去讨点药吃。”

见蔡映女对答自然,梅塘太远也不便考据,敌人只好把蔡映女放了。

因为机敏灵活,在两年的通信员糊口生计里,每次遇到风险时,蔡映女总能够机灵地化险为夷,为东江横队打击敌人作出了进献。

苦尽甘来终得颐养晚年

1949年解放后,蔡映女卸下了通信员的身份,做回一个平平凡凡的小女子,到常平镇读书。她是班里年纪最大的学生,同学讥笑她“都能够出嫁了才来读书”,然而蔡映女不为所动,非常珍惜读书的机会。

卒业后,蔡映女回到大朗农场事情。在这里,她遇到了她的丈夫,也是参加反动的塘厦人罗金寿。开国后,因反动有功,结构曾为罗金寿在道滘农场安排了一份企业事情,但没过多久罗金寿便废弃了,因为在反动时,罗金寿身体中过子弹,在水乡事情风湿发作非常难忍,不能不废弃事情。蔡映女跟随罗金寿去到塘厦镇,回归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悠然田耕糊口。然而收入方面比起在道滘的事情,自然差得多,然而苦难磨练了她的意志,跟随爱人她仍然

依据坚持劳作。

回顾七十余年前的那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,蔡映女仍历历在目。83岁的她,现在仍有时候向本身的子女、孙儿女讲起本身的反动“威水史”。现在,蔡映女身体健康,独自一人糊口在屋子,还能够自我顾问,她也被塘厦政府列为优抚对象。蔡映女儿孙个个都非常孝顺,天天都邑打电话问候她,或者回来离去都要探望奶奶,跟老人家聊聊天,还带着蔡映女进来游览散心。耄耋之年,儿孙绕膝,没有比这更让蔡映女欣慰的了,蔡映女笑着说:“我这终身都过得很苦,现在终于能够享福啦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ovetower.com